當前位置:首頁 > 地方要聞 > 陜西
【我和我的祖國】改革開放40年我身邊的變化

   我出生于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我一直認為我這一生是幸運的。既沒有經歷過父輩們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也沒有參與過十年動亂。在剛剛懂事的時候,改革開放便開始了,母親經常對我說,你們這一代人趕上了好時候。 

  母親是廠職工醫院的醫生。在我的印象里,母親工作非常忙,那時廠里的職工生病吃藥、住院的醫療費都是單位承擔,母親那時候負責審批報銷醫療費。現在回想起來,而那時工廠的職工福利真好,生老病死都由單位管。 

   90年代中期我畢業成為一名軟件程序員,第一個項目就是《咸陽城鎮職工醫療保險信息系統》,當時這個項目是國家醫療保險制度改革的試點項目,后來項目驗收的時候國務委員彭佩云親自來視察,給與了高度評價,并向全國推廣“咸陽模式”。自從那時候開始,城鎮職工看病逐漸開始不需要再到廠里報銷了,而是可以拿著醫療證去轄區內指定的醫院直接看病。 

  到了2000年,全國基本建成了以市縣為單位的醫療保障網絡,醫療證也升級成了醫保卡,城鎮職工可以持卡在轄區內任何一家定點醫療機構看病或買藥,而且住院時只需要支付少量押金不需要墊付醫療費,這大大的減輕了患者的負擔。2010年我們公司做了兩個醫療保險信息系統項目,一個是漢中市醫療保險管理信息系統,這是陜西省第一個醫療保險市級統籌項目,這個項目網絡由市本級覆蓋到了鄉鎮,這意味著漢中市城鎮職工可以在全市范圍內任何一個定點醫療機構看病、買藥,打破了以前以縣區為單位的壁壘,但是跨市、跨省去看病區依舊困難重重。 

  第二個項目是神木縣的全民免費醫療系統,當時神木縣在全國率先提出全民免費醫療政策,在全國引起了巨大的反響,每天參觀、學習的人絡繹不絕,對他們的評價也褒貶不一,后來由于這個模式會給財政增加太多的負擔,熱鬧了一陣后并未被推廣。但是從那時候起,人社部在城鎮鎮職工醫療保險基礎上引入了商業保險,開啟了大病補充醫療保險,基本醫療保險的報銷比例也逐步提升到了80%,我不知道這是否與神木縣免費醫療模式有關。 

  到了2012年,我們公司又陸續承接了青海省、寧夏自治區等省級城鎮居民醫療保險信息系統,至此全國大部分省市都將學齡前兒童、中小學生、大學生、城鎮無工作的居民都納入到醫療保險范圍內。2013年我們接著承接了青海省的農村合作醫療保險信息系統,農民也開始納入到醫保范圍內,到了2015年全國基本實現了全民醫保全覆蓋,也就是說全國人民都能到享受醫療保險制度。 

  2017年的夏天,對于我們公司來說是一次極限挑戰,人社部要給十九大獻禮,要求在2017年9月1日前全國醫療保險信息系統實現聯網,全國所有的醫保系統開發商都被動員起來,我記得那時公司都是空的,所有的程序員全部出差到用戶現場。我去甘肅和山西看望員工的時候,他們的辦公室的墻角無一例外的都堆滿了紅牛飲料罐,那段時間可是真拼命了!但是,成績也是斐然的,你很難想象全國300個地市的醫療保險系統在短短的4個月里居然真的全部聯網了,這也就是說以后全國人民無論在哪里參保,都可以持卡到全國任何地方去看病。我認為自那時候起,我國基本醫療保險體系算是初步搭建完成,這是一個了不起的事情。 

  當然,目前醫療保險還面臨著很多問題,比如:人口老齡化與基金繳納比例的矛盾;歷史負擔過重基金支付壓力大的問題;醫療資源不均衡的問題等等。2018年國家成立醫保局,提出逐步推行全國醫保管理省級統籌,醫保基金全國統籌,信息系統全國統一,有序構建多層次醫保體系,通過大數據分析來解決醫療保險發展中的問題。 

  從“企業保險”到“全民參保” ,從手工記賬到信息系統全覆蓋,我國醫療保險制度僅僅用了三十年就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建立起了覆蓋面最廣、覆蓋人數最多、保障項目齊備的醫療保障體系,成為一個社保大國,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創舉。醫療保險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體系,涉及到民生、金融、監管、保障等方面,相信隨著祖國日益繁榮昌盛,我們必將迎來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作者簡介:李強,男,1971年12月出生,陜西西安人。青年企業家,西安朗智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2013年7月加入中國致公黨,現任致公黨陜西省委青年工作委員會主任,企業家聯誼會常務副會長,省直八支部副主委。 

 

 

   

        

   

本網站由北京凱行同創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中國致公黨版權所有京ICP備10012841號
快乐十分任五奖金